解决农村青年婚恋难仅靠茶楼相亲还不够

  解决农村青年婚恋难仅靠茶楼相亲还不够  我看两会农村青年婚恋难问题较城市更为普遍,也更需要有针对性的缓解路径。一年一度的全国两会正在进行中,与会代表委员们

  解决农村青年婚恋难仅靠茶楼相亲还不够

  我看两会

  农村青年婚恋难问题较城市更为普遍,也更需要有针对性的缓解路径。

  一年一度的全国两会正在进行中,与会代表委员们的建议提案,涉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每年都会引得民众普遍关注,今年自然也不例外。比如,已连续多年成为两会话题的适婚青年婚恋问题,在此次全国两会上,也再次被代表委员们热议。

  实际上,为缓解我国适龄青年婚恋难,相关各方都作出了积极努力,也取得了一定的社会效果。但较之于城市,我国广大农村地区适龄青年的婚恋难问题更为突出。

  因为事关乡村振兴,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也特别强调要对农村高价彩礼问题进行专项治理,以免加剧农村适婚青年结婚难。而这一问题已经是被“一号文件”第三次点名,可见问题之普遍、治理之紧迫。

  现象:春节期间镇上茶楼全是相亲的人

  与家乡在粤西农村的好友Q哥徒步时,我们边走边聊。他告诉我,春节期间他们那里最热闹的地方不是商场,也不是棋牌室、游戏室,而是各大茶楼,从初一到十五,天天人满为患。原来,热闹的茶楼里全是四面八方过来相亲的人,而且每桌客人的构成都一样,都是适婚男青年+媒人+女孩+女孩的亲友团的组合。

  Q哥告诉我,从腊月二十到正月十五,媒人非常忙碌,平均每天要组织5次至8次相亲局,每次可以拿到至少200元的中介费。换言之,春节前后,能干点的媒人可以赚到两三万元。

  Q哥所在的村里,25岁至40岁之间的适婚男性有85人,其中有近30位处于单身状态。这跟我湖北黄冈老家的情况大体类似。

  我们村有18位适婚男青年,有7位没有找到女朋友。他们中的多数人不是不想找,而是找不到。这种婚恋焦虑不止于青年们,还有他们的父母。

  比如,面对已经36岁但依然讨不到媳妇的表弟,我大舅跟我说的原话是,“我完全接受我未来的儿媳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哪怕带娃的也行”。

  症结:地域差异叠加思想观念深度变化

  实际上,农村适婚男青年娶媳妇难,有些年头了,但“难”的具体原因在不断变化。

  从前的“难”,首先是地域差异造成的。在一些偏远的农村地区,重男轻女的思想依旧严重,男女性别比严重失调。

  而今,在经济与社会深度转型背景下,另外三种因素加剧了农村适婚男青年娶媳妇难。

  首先就是物质条件。男多女少,客观上抬高男方家庭娶亲所需的物质资本,以至于在部分农村地区,男方家里没房没车,没有足够的彩礼,就娶不到媳妇。

  而在快速城镇化背景下,年轻人纷纷进城打工,耳濡目染下,一些适龄女青年早已习惯了都市生活,不愿意再回农村。这也在客观上加剧了农村适婚男青年择偶难。

  年轻女性对于“好男人”的标准早已发生变化,从前是循规蹈矩、稳重谨慎、老实巴交,现在更多是头脑灵活、敢拼敢闯、热情奔放。

  出路:乡村全面振兴也要个人全面发展

  乡村发展当然仍是根本。各级政府要深入推进乡村振兴,让乡村发展的软硬条件与环境得到根本改善。

  在观念转变与家风建设方面,乡村也要彻底摒弃男尊女卑、重男轻女等陈旧观念,树立生儿生女都一样的新观念,支持和鼓励男女双方共同育儿。

  个人发展方面,适婚男青年要全方位提升自己,勤劳肯干,不仅要增强赚钱的能力,还要提高待人接物、为人处世、异性交往等能力。同时,工作之余,适婚男青年们可以积极参加各种群体性活动。

  在今年中央“一号文件”再提专项治理的政策背景下,期待在这次全国两会上,能有更多代表委员拿出更为扎实可行的议案与提案,有效缓解农村青年婚恋难问题,也助推人口发展、乡村振兴。

  □姚华松(广州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