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的世界》中再演小人物 郭京飞:我反正不靠脸吃饭

  《两个人的世界》中再演“小人物”  郭京飞:我反正不靠脸吃饭  羊城晚报记者 龚卫锋  “我理解的‘沪漂’就是在上海寻找机会的人,而我,永远都在漂着。回头

  《两个人的世界》中再演“小人物”

  郭京飞:我反正不靠脸吃饭

  羊城晚报记者 龚卫锋

  “我理解的‘沪漂’就是在上海寻找机会的人,而我,永远都在漂着。回头看来,机会永远都是留给勤奋努力的人。”近日,郭京飞因东方卫视晚间黄金档播出的都市情感剧《两个人的世界》接受《羊城晚报》等媒体的采访时,道出了自己25年“沪漂”经历的感受。

  《两个人的世界》由梦继执导,郭京飞、王珞丹领衔主演,讲述了两个“沪漂”跨越近20年的成长史。该剧人气不俗,收视连续多日位列黄金时段电视剧收视率排行榜榜首。近年来凭借《都挺好》里的“苏明成”、《我是余欢水》里的“余欢水”等角色颇受观众喜爱的郭京飞,也出色诠释了一个全新的“小人物”形象——《两个人的世界》里的“许东阳”。

  “我喜欢上海的契约精神”  

  《两个人的世界》中,返沪知青子女李文嘉(王珞丹饰)和在沪求职的东北青年许东阳(郭京飞饰),2003年因非典疫情结识,在命运洪流中相聚、离散,又在2020年的新冠疫情中再度相遇。两人经历命运羁绊的同时,也见证了上海17年的城市变迁。

  该剧也唤起了郭京飞“沪漂”的记忆:“我和许东阳有相似之处,1997年就去上海了,陪着它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作为北方人,我初到上海时,也有语言的不适应、饮食的不习惯。但慢慢融入这座城市后,我发现了它的诚实和契约精神,喜欢上了它。”对于自己在上海工作、生活25年间的变化,郭京飞说:“我变得成熟稳重了很多,不变的大概就是还在从事演员这个职业。”

  郭京飞眼中的上海,由梧桐树和老洋房组合而成:“我去我的学校上海戏剧学院,还有我的单位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时,在街上溜达,看到这些有历史、有文化的建筑,还有几十年的老树,就会心情很好。”《两个人的世界》同样呈现了街巷里弄、石库门人家的生活,上海的“烟火气”也唤起了郭京飞的记忆:“老街道、老建筑没变,总能勾起人的回忆,但有些地方被拆了,被改得面目全非,我的心里会有种无根之感。”

  “我不是靠脸吃饭的演员”

  作为国内首部全部采用8K超高清电视技术拍摄制作的电视剧,《两个人的世界》为观众呈现了电影大银幕般的视觉体验。以“8K全流程”完成制作,这在国内电视剧中尚属首次。对此,郭京飞深有感触,他笑道:“我也是第一次拍摄超级清晰的8K电视剧,但我心态还好,反正也不是‘靠脸吃饭’的演员,就是可能得麻烦观众适应一下我这张高清的脸。”

  由于故事从2003年非典疫情期间开始讲起,该剧需要还原近20年前的服化道和环境氛围。郭京飞感受到了剧组的严谨,称赞剧中道具、小细节做得好:“非典时期的手机都是非智能机,口罩都是绳子拴的棉口罩。剧组搭建的石库门景,砖砖瓦瓦都复制了当时的模样。”

  拍摄《两个人的上海》的过程,也让郭京飞感受到了与专业团队合作的快乐:“王珞丹是个有趣的女孩子,敬业、认真。制片人崔轶也很认真,每天到片场盯细节。崔轶是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的,很懂专业,这部戏的很多片花都是他剪辑的。”

  “现实题材不能演得做作”

  按照剧本设定,郭京飞饰演的许东阳是一个脚踏实地、热心肠的东北青年。但郭京飞的东北话还有所欠缺。不少观众看完剧后评价道:“东三省都没这么说话的。”“他还不如用京腔说台词。”对于观众的评价,郭京飞回应道:“我看过剧后也发现,我的东北话还是没有练好,向广大观众道歉。”

  除了《两个人的世界》里的“许东阳”,郭京飞近年来还诠释过不少深入人心的小人物形象。《都挺好》里的“苏明成”、《我是余欢水》里的“余欢水”堪称经典。郭京飞积累了一些经验:“现实主义题材的要求就是真实,演员要尽量真实地表露人物内心,找到人物准确的行动逻辑,不能表现得太做作。”

  不少观众对郭京飞的演技评价颇高。对于“他演一个角色,换一张脸”的评价,郭京飞回应道:“我希望大家想到我的时候是轻松、开心的。我以前常说快乐是唯一的选择,非常感谢观众对我的肯定和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