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加携手对美国霸王条款说“不”

  墨加携手对美国霸王条款说“不”(环球热点)

  据法新社报道,加拿大近日表示,将联手墨西哥,作为投诉方反对美国对美墨加协定中汽车原产地规则的解释。

  美墨加协定即“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于2020年7月1日正式生效,取代《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该协定由美国主导签订,墨西哥和加拿大在谈判中做了不同程度的让步。近两年,美墨加协定在实际落实中屡生争议。分析指出,此番墨、加联合挑战美国对协定内容的解释,又一次暴露出三方在贸易领域存在的固有矛盾。在新冠肺炎疫情延宕反复、全球经济下行风险持续的大背景下,美墨加协定风波不断,给北美地区推进贸易自由化的进程蒙上阴影。

  “苦美久矣”

  “加拿大和墨西哥对美国在发展电动汽车方面的保护主义政策感到恼火,称这会损害两国的产业。”法新社近日报道称。

  事实上,围绕汽车产品原产地问题,三国自谈判时就存在不小的分歧。最终达成的美墨加协定规定:北美地区所产汽车75%及以上的组成部件产自本地区方可享受零关税优惠,较此前规定的62.5%的比例大幅提高。

  据外媒报道,在计算汽车核心部件(发动机、传动系统和转向系统)的三国原产地占比方面,美国出台了更严苛的解释,令整车更难达到免税门槛,引发加拿大和墨西哥的不满。今年1月6日,墨西哥要求就这一问题设立争端解决小组。加拿大国际贸易、出口促进、小企业及经济发展部长伍凤仪日前发表声明表示,加拿大加入墨西哥提出的诉求,认为美方的相关解释不符合美墨加协定及各方和业界相关者在整个谈判过程中建立的共识。

  这并非三国围绕美墨加协定首次出现纷争。在协定生效后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加、墨可谓“苦美久矣”。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2021年5月,美国对加拿大乳业“开刀”,首次启动美墨加协定正式争端解决机制。美国认为,加拿大采用一整套复杂的关税配额体系,为加拿大奶制品加工商专门留出一部分市场,违反相关协议条款。加拿大针锋相对地表示,“政策完全符合贸易协议规定”,对美国的举动“感到失望”,将“坚决捍卫我方立场”。当年11月,美国商务部表示,向加拿大软木出口商征收反倾销和反补贴关税税额平均提升至17.9%,比最初设定的8.99%的税率翻了一倍。加拿大呼吁美国停止征收“无理关税”,表示将在美加墨协定、北美自贸协定和世贸组织等框架内发起诉讼。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政府根据美墨加协定,针对墨西哥在劳动权益、环境标准等方面的问题发起一系列诉讼。美国还对墨西哥电信、能源等行业的政府规定提出关切。近日,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敦促墨西哥确保“加强国家对电力市场控制”的法案不违背美墨加协定。

  矛盾堆积

  美墨加协定生效时,美国政府曾标榜其为“21世纪最高标准的贸易协定”。事实究竟如何?专家指出,该协定在发挥作用的同时,也在堆积矛盾。

  “从地缘经济格局角度来看,美墨加协定一定程度上稳固了北美区域作为世界经济重要组成部分的地位,为北美商品贸易规模及美加、美墨双边贸易增长提供了动力。”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经济室主任罗振兴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但从协定具体执行情况来看,还存在不少问题。在汽车原产地规则、劳工待遇、市场开放度等关键议题上,三国谈判时就分歧巨大。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相关核查、监督工作开展困难、执行力度欠缺,原有的一些矛盾被进一步放大了。“北美地区还面临提升贸易基础设施水平、畅通产业链供应链等紧迫任务。这是影响美墨加协定实施的关键问题之一。”

  北京工业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张鹏杨向本报记者指出,根据美国威尔逊中心的研究报告,自2020年三季度美墨加协定生效以来,美国对加拿大、墨西哥的进出口出现一定程度反弹。这表明,该协定为北美地区供应链创造了相对稳定的支持性政策环境。但与此同时,三国之间仍存在不少争议。例如:美墨、美加围绕汽车原产地规则、汽车产业隐性补贴和激励措施的争议;美墨有关能源政策、劳工待遇的争议;美加有关农产品问题的争议等。

  作为美墨加协定签署方中的唯一发展中国家,墨西哥承受着更大的压力。根据协定,获得汽车关税豁免还要保证每辆车40%的零部件由时薪不低于16美元的工人生产,这对具备廉价劳动力优势的墨西哥来说并非利好。同时,农产品出口争端问题并未按照墨政府意愿写入协定,美国仍将对墨农产品进口做出季节性限制,以保障本国农业生产者的利益。墨西哥媒体不无担忧地说,“美国很容易就能找到实施保护主义措施的借口”。

  “发展中国家如何与发达国家签署自贸协定而不吃亏,这是美墨加协定的又一个争议点。”罗振兴分析,美国通过该协定,在原产地规则、劳工待遇、环境、竞争中性原则等方面向墨西哥施加了很多限制,会削弱墨西哥接纳产业转移的传统优势。在北美贸易一体化过程现有的分工条件下,墨西哥如何进行产业升级、摆脱对美加的路径依赖,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美国优先”

  据美媒报道,2月15日,美墨加协定争端解决专家组确定,美国针对加拿大太阳能产品征收的不合理关税违反了两国之间的贸易协定。加拿大发表声明称,将“努力争取完全消除不合理的关税”,确保“太阳能产业以及所有加拿大产业和工人充分受益于美墨加协定”。

  “美墨加协定是三国利益博弈的产物。”张鹏杨认为,加拿大可依靠保留的争端解决机制保护自身免受美国贸易救济措施的影响。墨西哥则获得了汽车对美国市场的准入待遇和有条件的关税豁免。但本质上,该协定是美国主导签署的,加、墨仍属于被动方。美国从协定中获得了更大收益。“协定纳入更严格的劳工标准,收紧汽车行业的原产地规则,有利于关键性制造业回流美国,创造更多就业条件;同时,美国在农业方面大幅增加了对墨、加的出口机会,美国中小企业及网购零售、制药等产业也获得更多进入墨、加的市场机会等。”

  处处体现“美国优先”的美墨加协定,将给北美地区贸易自由化带来什么?

  据外媒报道,一段时间以来,美国政府签署“购买美国货”的行政命令、撤销连接美加两国输油管道的扩建许可、吝于向加拿大和墨西哥两国提供疫苗等做法,“招致了邻国的广泛批评”。 墨西哥经济部长塔蒂亚娜称,“从未预料到美国在经济上变得如此封闭”。

  罗振兴指出,美墨加协定在环境保护、数字贸易、知识产权、宏观经济政策和汇率等章节,对原协定进行了创新与升级。同时,该协定也存在一些可称为“倒退”的内容。其中,原产地规则、投资争端解决机制及关于非市场经济国家的规定具有明显排他性,不利于全球自由贸易的发展。

  张鹏杨认为,从协定本身来看,美墨加协定在部分条款和运行机制上具有一定的超前性。但从原产地规则等条款来看,它又是一项保护主义色彩极强的区域贸易协定,甚至包含“以邻为壑”的贸易保护措施。在当前全球生产依赖日益增强的背景下,人为切断产业链关联不仅影响全球经济复苏,也会对自身发展带来负面影响。此外,美墨加协定对三方而言并非是一个完全平等的协定。美国秉持本国利益优先的思维方式,损害墨、加利益。“协定的可持续性目前仍是一个问号。随着各方矛盾不断凸显,美墨加协定应不断加以改革、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