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朱乃诚研究员应邀在一场讲座上做报告。 朱乃诚 供图

朱乃诚虎年谈虎:夏商时期玉虎流行并向玉龙演化

北京2月2日电 (记者 孙自法)玉虎、玉龙是中华玉文化发展过程中的重要内涵和表现形式,这当中,玉虎怎样发展流行起来?玉虎又是如何向玉龙演化的?这些话题在中国传

  北京2月2日电 (记者 孙自法)玉虎、玉龙是中华玉文化发展过程中的重要内涵和表现形式,这当中,玉虎怎样发展流行起来?玉虎又是如何向玉龙演化的?这些话题在中国传统的生肖虎年来临之际颇受关注。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史前文化研究分会会长朱乃诚近日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解读他最新完成的“夏商时期玉虎研究”成果表示,夏商时期是玉虎流行的重要时期,并且对西周及之后的玉虎形制演化产生重要影响。同时,玉虎向玉龙演化这一中国古代玉文化中的重要文化现象,也发生在夏商时期。

夏商时期玉虎一览图表。 朱乃诚 供图
夏商时期玉虎一览图表。 朱乃诚 供图
夏商时期玉虎一览图表(续)。 朱乃诚 供图
夏商时期玉虎一览图表(续)。 朱乃诚 供图

  夏商时期玉虎历经四个阶段

  朱乃诚介绍说,依据目前公布的考古资料,夏商时期玉虎大体可分为石家河文化晚期玉虎、二里头文化玉虎、商代中期玉虎、商代晚期玉虎等四个阶段。其中,石家河文化晚期大致在公元前2200-公元前1800年之间,前后可能经历约400年的发展过程,其早段超越夏时期最早年代约100多年,但已发现的石家河文化晚期的玉虎,多在夏代范围之内。

  石家河文化晚期玉虎,目前已在湖北天门石家河遗址群谭家岭遗址发现9件,还发现许多虎头或虎头纹样的装饰。石家河文化晚期出土许多玉虎头、虎头装饰玉器、变形虎头,以及虎头与神人头像一体玉器这种重要玉器的存在,应是石家河文化晚期崇敬虎、流行玉虎这一社会背景下的产物。

  二里头文化玉虎,目前仅发现虎头的纹饰装饰,如玉柄形器端头部位的兽面特征为虎头。不过,依据在年代早于二里头文化的石家河文化晚期有玉虎,以及二里头文化之后玉虎的发现情况,推测在二里头文化时期可能存在着玉虎,有待发现。

妇好墓玉虎,作极低平的匍匐状。 朱乃诚 供图
妇好墓玉虎,作极低平的匍匐状。 朱乃诚 供图

  商代中期玉虎,目前发现数量较少,包括郑州白家庄墓地璜形玉虎,以及早年发掘殷墟在小屯墓葬出土的大小两件片雕玉虎,其中,小屯玉虎(大)的虎体形象较为生动,与商代晚期前段玉虎的较为接近,但纹饰为减地阳纹,与商代晚期前段玉虎流行双勾阴刻阳线纹饰迥然不同,由此可将小屯玉虎(大)作为商代中期玉虎的典型标本,并且可据此推测玉雕工艺上的双勾阴刻阳纹确实是发生在商代中期之后。

  商代晚期的玉虎集中发现于河南安阳殷墟,如殷墟妇好墓出土玉虎有9件(圆雕玉虎4件、片状两面雕玉虎5件),还有绿松石虎1件、圆雕孔雀石虎1件、片状两面雕石虎2件、1件铜头玉身虎,并在殷墟西北冈、刘家庄、郭家庄等墓葬与遗址中也有发现玉虎。此外,在山西省灵石旌介村、山东省益都苏埠屯、滕州前掌大等遗址也发现少量玉虎。

  朱乃诚指出,这些种类不同、形制不同、风格不同、装饰纹样不同的商代晚期各种玉虎、石虎,还可以进一步区分早晚。其中以妇好墓各种玉虎、石虎可作为商代晚期前段作品的代表,以安阳刘家庄、新安庄、灵石旌介村、益都苏埠屯、滕州前掌大玉虎可作为商代晚期后段作品的代表。

山东益都苏埠屯2号墓出土玉虎,为片状两面雕玉虎,作觅食状。 朱乃诚 供图
山东益都苏埠屯2号墓出土玉虎,为片状两面雕玉虎,作觅食状。 朱乃诚 供图

  玉虎制作商晚期前段达到高峰

  朱乃诚表示,依据前述夏商时期玉虎发展的四个阶段,可分析得出夏商时期玉虎演化具有四方面特点:

  玉虎的形体方面,由石家河文化晚期至商代晚期前段,大致由小向大的方向发展;由商代晚期前段至商代晚期后段,大致由大向小的方向发展。

  玉虎的形制方面,由石家河文化晚期至商代晚期前段,大致由单一的弧形片状形制向多元形制发展;由商代晚期前段至商代晚期后段,玉虎的形制又逐渐减少,并出现变异玉虎形制。如石家河文化晚期玉虎只有首尾上翘呈弧形的奔跑行走状虎一种;商代晚期前段有伏状虎、匍匐状虎、觅食状虎、行走状虎、奔跑行走状虎、奔驰扑捕状虎、半卧状虎等多种,还出现玉虎刻刀;商代晚期后段主要有觅食状虎,也有个别的匍匐状虎与奔扑状虎,并出现异形玉虎,新出现卧睡状虎、伏地昂首张望状虎。

妇好墓玉虎,作奔跑行走状,两面施刻双勾阴刻阳线纹饰,昂首,张口露齿。 朱乃诚 供图
妇好墓玉虎,作奔跑行走状,两面施刻双勾阴刻阳线纹饰,昂首,张口露齿。 朱乃诚 供图

  玉虎的雕琢工艺方面,由石家河文化晚期至商代晚期前段,大致由粗略的简单弧形片雕工艺向精细的复杂片雕工艺发展,并且出现繁缛的圆雕工艺作品;由商代晚期前段至商代晚期后段,玉虎的雕琢工艺趋于简化,圆雕作品少见。

  玉虎的装饰纹样方面,由石家河文化晚期至商代晚期前段,大致由素面向施刻纹样装饰发展。商代中期存在减地阳纹装饰,在商代晚期前段形成繁缛的双勾阴刻阳线装饰纹样;由商代晚期前段至商代晚期后段,玉虎的纹样装饰逐渐减弱,双勾阴刻阳线装饰纹样较为粗略,纹饰图案简化,并返璞出现素面玉虎。

妇好墓出土玉虎(半成品)。 朱乃诚 供图
妇好墓出土玉虎(半成品)。 朱乃诚 供图

  朱乃诚认为,夏商时期玉虎演化的主要特点表明,玉虎的制作在商代晚期前段发展至高峰。在商代晚期前段,制作虎作品的材质多样,玉虎的形制多样,而且形象生动,各有风格,雕刻工艺发展,实施多种雕刻技术,刻纹精细,追求美感,手工雕刻技艺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这应与当时崇尚玉器的使用以及崇敬虎、流行虎作品的社会时尚有关。

  此外,在妇好墓出土的玉虎中,可能还存在配对现象,这反映当时社会何种意识观念有待进一步研究,“但确实是反映了当时社会上层流行使用虎作品的一种重要现象”。

妇好墓出土一件孔雀石虎。 朱乃诚 供图
妇好墓出土一件孔雀石虎。 朱乃诚 供图

  商晚期玉虎向玉龙演化有三现象

  朱乃诚表示,玉龙大致出现在公元前2000年前后,目前考古发掘出土年代最早的玉龙,是石家河文化晚期肖家屋脊遗址出土玉盘龙,这件玉盘龙的形态较为原始,龙首及其五官特征不明显,它在江汉地区的出现可能与中原地区对江汉地区的文化影响有关,“但目前在中原地区尚未发现公元前2000年前后的玉龙,我们期待着发现”。

  目前发现的石家河文化晚期之后的玉龙,主要见于商代晚期,如殷墟出土许多玉龙,包括圆雕玉龙、半圆雕玉龙、片状两面雕玉龙、璜形玉龙、玦形玉龙、环形玉龙等。

  在中国古代玉文化中,商代晚期玉龙的形制与两周、秦汉及之后的玉龙有着直接的演化关系。然而,已发现的公元前2000年前后玉龙的形制与形态,如辽西“C”形玉龙与石家河文化晚期玉盘龙,却与商代晚期玉龙的形制与形态区别较大,似不存在形制上的早晚演变关系。

  依据目前考古发现,朱乃诚推测玉龙大概是在商代晚期由玉虎演化而来,这是因为商代晚期存在玉虎向玉龙演化的三方面现象。

资料图:朱乃诚研究员应邀在一场讲座上做报告。 朱乃诚 供图
资料图:朱乃诚研究员应邀在一场讲座上做报告。 朱乃诚 供图

  一是商代晚期玉龙的形制与玉虎接近。目前发现的商代晚期玉龙,如圆雕玉龙、半圆雕玉龙、片状两面雕玉龙、璜形玉龙以及玦形玉龙等,其首部都为虎头形态,角大都为宝瓶形,也有蘑菇状或尖角形虎耳,身躯为卷曲的龙形,有的身躯则表现出虎的特征。这种玉龙可称为虎首玉龙,是由玉虎向玉龙演化而形成的一种形态。

  二是商代晚期玉虎存在着玉龙的特征。商代晚期玉虎上体现龙角特征的现象虽比较少见,但反映出商代晚期玉雕作品中,虎与龙的特征相互借用。这可能也是玉虎向玉龙演化而出现的一种现象。

  三是商代晚期后段的玉龙延续着商代晚期前段虎首玉龙的形制。商代晚期后段玉龙的形制与商代晚期前段玉龙的形制比较,形体、身躯、装饰纹样有区别,并且多素面,但首部形态相同,都是虎头,都可归属虎首玉龙,这些现象显示商代晚期后段玉龙延续着商代晚期前段玉龙的形制,也都是虎首玉龙。

  朱乃诚表示,这三方面现象表明,商代晚期虎首玉龙与商代晚期玉虎存在着密切的关系,前者由后者演化而来。(完)